棋人棋事 (本因坊秀策)
  

本因坊秀策(1829年6月6日-1862年9月3日),生於備後國御調郡三浦村浦外的因島日本圍棋棋手,父親為桑原輪三,母親名龜,為家中次子,乳名桑原虎次郎。法名日量

安藝小憎

虎次郎幼時向母學碁。六歲時,受初段的尾道港富商橋本吉兵衛指導,二年後以分先打敗吉兵衛,被譽為神童。便被郡主三原公城淺野公召去,並賜姓安田,改名安田榮齋,安田氏歷代為三浦村村長。改姓名後各場合皆用村長之子的禮遇。其後拜竹原寶泉寺住持葆真和尚為師,習碁、漢文與儒家文化,養成溫和儒雅、尊師重道的性格。

七歲時,到尾道港拜訪伊藤松次郎,松次郎驚為奇才,翌年推薦給江戶本因坊丈和。後來丈和退休,開道場教導後輩,榮齋進步神速;十一歲時,取得初段認定回鄉,淺野公賜予當時一般家臣五人份的俸祿。回鄉不久後,再次前往江戶,途中與井上安節因碩的徒弟中川順節受二子四局全勝,自此「安藝小憎」的名號便傳開。十二歲其技連仁孝天皇都已聞曉,引起坊門注。丈和看過棋譜後,驚之為一百五十年來的天才,與一百五十年前的棋聖道策相比。

後改拜大九歲的師兄本因坊秀和為師,每年升一段。十五歲時,希望取得四段免狀,但坊門均不同意,最後三原侯(即上述的淺野公)以收榮齋為弟子的方式,讓榮齋升上四段。十四歲時,在安節因碩第三次與秀和對局時,在旁伺俸茶水、記棋譜,發現了在場許多高段棋士沒發現的陷阱(參見秀和頁面),但彼時其實力尚未被其他三家所知悉。之後戶谷道和、坊門塾長岸本左一郎太田雄一常與榮齋對局指導,棋力益發增進。

改名秀策

十六歲時得到秀和允許,獲得「秀」字,並改名為安田秀策

十八歲、四段時,再度遇上中川順節,先相先連贏四盤把手合改成分先。並有機會與已退休、改號幻庵的安節因碩對局,從二子開始到讓先,幻庵除了敗就是永久打掛,完全一面倒。其中一盤「耳赤之局」更是名局。其後幻庵嘆道:「這個天才沒多久就可以統一天下碁壇了。」。秀策在二十歲時被立為跡目,並娶丈和女兒戶谷花子為妻。

御城碁無敗

1849年,秀策升上上手,開始在御城碁出賽,創下十九局全勝紀錄,與棋聖道策御城碁十四勝二敗相提並論(道策兩敗為讓兩子局,均一目敗),直到後來小岸壯二的三十二連勝才打破此紀錄。

數年間秀策將天下數名好手都降級,當時眾人已認為秀策是未來的名人。當時上手的太田雄藏對此不以為然,彼時其為少數沒被降級的棋手,手合仍與秀策分先,外加雄藏大上秀策二十二歲,以前如師父般讓二子指導,自然反對。於是1853年在眾人的安排下,舉行分先三十番碁,直到第十七盤秀策才將雄藏降級,從秀策寄至家裡的信件可看出秀策對此高興非凡。之後至第二十二盤又多贏了二盤,第二十三盤雄藏弈出了生涯傑作,以白和棋。可惜雄藏後來遠遊,病死他鄉,三十番碁只下了二十三盤,從秀策寄至家裡的信件可看出秀策對於老對手的逝去,非常難過,更說再難遇到如此知音了。

英年早逝

雄藏死去後,天下能與秀策稱的上是「敵手」的,只剩小他九歲的師弟村瀨秀甫;秀甫當時六段與秀策並稱坊門龍虎雙弟子。兩人曾做讓先十番碁,秀甫六勝三敗一和,秀甫後來成立方圓社後,發行《方圓新法》雜誌,曾以此戰績為榮。

1862年,尊王攘夷的呼聲越來越高,幕府已經完全無法支撐,更無暇管碁界事宜,於是上百年的御城碁從此停辦。而當時流行病起,秀策心地善良,好心回鄉探望,因此染病,沒多久就去世,秀策因而被譽為「為御城碁而生的棋士」。

 

秀策之死,秀和難過至極,稱之為一場夢。大秀策九歲的師父秀和,與小秀策九歲的師弟秀甫,三人共稱為「三秀」,其內容水準之高,甚至現今許多職業棋士也無法超越,江戶末期是圍棋的第二次盛世,三秀將圍棋的水平大大的提高。

後世評價

秀策的棋風,眾人皆知的秀策流,不像丈和力量大殺型,也不像秀和巧妙交換,亦不需要什麼妙手。秀策以堅實的慢慢取實利,把錯誤降到最低,進入中盤時,已毫無破綻的完勝。秀策的堅實,以現代來說過於堅實而不免有點損,但在黑無貼目負擔的時代,黑棋卻可以一步一步的推向勝利。曾經秀策下完一盤棋,旁人問他說誰贏,秀策說「我拿黑棋。」成為秀策的名言。後世評論「如果是沒貼目的棋,黑棋要照秀策的下法,白棋則要照秀榮的下法,讓子棋則非學秀哉下法不可。」。

石谷廣策雖為秀策師兄,卻對秀策十分敬佩,甚至自稱為秀策的徒弟,秀策也將「策」字相贈。秀策死後,廣策散盡家產,表彰秀策事蹟。明治維新時,秀策地位已高過丈和,正式成為「後聖」(前聖為道策)。不過到了近代再次將丈和稱為「後聖」,三人合稱「三聖」。

秀策雖未繼承本因坊家督,棋力也只到上手,但後世尊其為棋聖,是以多省去跡目二字,直接稱其為「本因坊秀策」。



Apycom jQuery Men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