棋人棋事 (棋經十三篇)
  

棋局篇第一

夫萬物之數,從一而起。局之路,三百六十有一。

萬物之數皆起於一。棋有三百六十之數,亦皆主於一。

一者,生數之主,據其極而運四方也。三百六十,以象周天之數。

由一建立據點,然後發展控制四方。三百六十點,大數合周天之數。

分而為四隅,以象四時。隅各九十路,以像其日。

分成四角則代表四季。四個角各九十點,相當於一季的時間。

外周七十二路,以像其候。枯棋三百六十,白黑相半,以法陰陽。

外周計有七十二點,相當於一年24節氣72候;三百六十個棋子,白黑各半,象徵天地間陰陽之和諧。

局之線道,謂之枰。線道之間,謂之罫。局方而靜,棋圓而動。

棋盤上的線是直的,叫做枰;線和線之間的方格叫做罫(ㄍㄨㄚˋ)。棋盤方正,好像大地靜止不動;棋子形圓,好像天圓而動。

自古及今,弈者無同局。傳曰:「日日新」。

圍棋變化之多,自古至今,從來沒有下出過同樣局面的棋,每天都會有新的變化出現。

故宜用意深而存慮精,以求其勝負之由,則至其所未至矣。

因此,臨局之際必須用意周到,詳細考慮,果能研究出勝敗的原因,則過去所不懂的東西也會明白,而開啟上達之路。此為圍棋的基本心得。

 

得算篇第二

棋者,以正合其勢,以權制其敵。故計定於內,而勢成於外。

其次,下棋必須有充分的計畫,用堂皇的佈局取得優勢,然後根據形勢發展,用靈活的策略去制服對手。因此,必先在心裡演練各種對策,才能在實戰中獲得好成果。

戰未合而算勝者,得算多也。算不勝者,得算少也。

無戰不成棋。戰鬥未開始之前,已經算清所有變化的,必能獲勝;如果找不到取勝之道,大多是變化算得不夠。

戰已合而不知勝負者,無算也。

已正面交鋒還不曉得何方可勝的,那是一開始連變化也沒算的緣故。

兵法曰:「多算勝,少算不勝,而況於無算乎?

兵法有云:「多算勝,少算不勝。」何況隨手而下,那有獲勝的道理呢!

由此觀之,勝負見矣。」

由此可知,勝負之道決定於誰肯多算變化。這是心得之二。

 

輿篇第三

權輿(ㄩˊ)者,弈棋佈置,務守綱格。

任何事物均有其骨幹或規範。圍棋亦有座子等等的棋法,必須嚴格遵守。

先於四隅分定勢子,然後拆二斜飛,下勢子一等。

首先,黑棋在右上角和左下角星位,白棋在左上角和右下角星位,分佔四角。由此開始,或大飛締角、或小飛締角、或掛角最佳。

立二可以拆三,立三可以拆四,與勢子相望可以拆五。

另外,邊上棋子並排兩個時則拆三,並排三個時則拆四,角上星位之子可拆五至邊星位置,此為形。

近不必比,遠不必乖。

靠太近不好,沒有發展;拆太遠也惡,容易支離破碎。

此皆古人之論,後學之規,舍此改作,未之或知。

這是古人傳下的理論,可作為後世規範。我還沒有聽過有誰想打破此一規範的。

《詩曰》:「靡不有初,鮮克有終。」

詩經上也這麼說:不守綱格,難有善終。

合戰篇第四

博弈之道,貴乎謹嚴。

弈棋之道最重謹嚴,有節有守。

高者在腹,下者在邊,中者佔角,此棋家之常然。

高手會在中原爭勝,低手佔邊求活,中等的則懂得佔角。這是下棋的人必須知道的事。

法曰:寧輸數子,勿失一先。有先而後,有後而先。

根據棋法,即使捨棄數子也不可失去先手,這樣才能照顧大勢,但棄子是有前提的。也有勉強搶先手,後面留給對方手段的場合;也有些看起來好像是落了後手,後面卻留有先手的手段,要能分辨清楚才能作出正確選擇。

擊左則視右,攻後則瞻前。兩生勿斷,皆活勿連。

要看準全局局勢的發展,左邊發生戰鬥時就要注意右邊的處境;動手攻擊時,必先詳細考慮和前面著手的連貫性。切斷兩邊都活著的棋毫無用處,接連兩邊都活的棋也是白費工夫。

闊不可太疏,密不可太促。與其戀子以求生,不若棄子而取勢。

雖說佔地廣闊才好,但下得稀疏而有漏洞的話,什麼也得不到;而棋子過於密集則圍地效率變差。要根據實戰經驗所產生的感覺才能作出正確抉擇。與其眷戀既著之子而謀求生路,不如棄掉一些棋子取得大勢較好。

與其無事而強行,不若因之而自補。彼眾我寡,先謀其生。

與其無事生非,不如自我整補才好。在對方子多己方子少的地方,要想辦法早點活透。

我眾彼寡,務張其勢。

而己方子多對方子少的場面,則應一面攻擊,一面擴張勢力。

善勝者不爭,善陳者不戰,善戰者不敗,善敗者不亂。

一般說來,善弈的人不爭就能獲勝;善於佈局的人,根本用不著戰鬥;有充分細算變化而開戰者,不會打敗仗,即使局部打敗仗也不至於亂了全局。

夫棋始以正合,終以奇勝。

戰鬥一開始,必須堂皇佈陣應敵,但實戰過程中,如不能抓準時機,出奇制勝,是無法抵達終點的。

必也,四顧其地,牢不可破,方可出人不意,掩人不備。

圍空時要留意周邊,務求沒有漏洞,才不致於留下後遺症。如此出擊時,下在對手料想不到的地方,就有攻其不備而無後顧之憂的效果。

凡敵無事而自補者,有侵襲之意也。棄小而不就者,有圖大之心也。

敵方安泰仍然補其不全時,必須留意它是否有反侵略的手段。對方視小欲棄時,必然另有大圖謀。

隨手而下者,無謀之人也;不思而應者,取敗之道也。

看到對手下就跟著應,是無謀的證明。這樣不假思索去接應是不會贏的。

《詩云》:「惴(ㄓㄨㄟˋ)惴小心,如臨於谷。」

應如詩經所說:要提高警覺,戒慎恐懼,如臨深淵。應或不應是個大學問。

虛實篇第五

夫弈棋,緒多則勢分,勢分則難救。

下棋時,東一手西一手、沒有連貫的落子,會使勢力分散而形虛,不好。勢力分散遭到攻擊時,會變得無法兼顧。

投棋勿逼,逼則使彼實而我虛。虛則易攻,實則難破。

避實擊虛時,過於強攻也不好,反而會使對手防衛途中變得堅實,難以攻破,而且會使自己的棋形由實變虛,容易遭到反擊。

臨時變通,宜勿執一。傳曰:「見可而進,知難而退。」

實戰中必須視局面的發展,隨時修正路線。正如古人所說,可進則進,知其不可就不要燥進。

又曰:「執中無權,猶執一也。」

也有人說:行棋唯中道而行,但不懂得變通的話,和那些專使鬼點子的人,同樣思想不對。

自知篇第六

夫智者見於未萌,愚者暗於成事。故知己之害而圖彼之利者,勝。

智者在事情未發生之前即能夠察知其後果,而愚者不等到事情發生是不會瞭解的。圍棋也是這樣,有能力預先知道這樣下自己會損失而使對方獲利的人,自知者勝;

知可以戰不可以戰者,勝。識眾寡之用者,勝。以虞待不虞者,勝。

能認清什麼時候應該挑起戰鬥,什麼時候不可開戰的人,知戰之機勝;在對方的勢力範圍內行動要謹慎,不可太深入,而在味道多的地方懂得用強的,識眾寡之用勝;佈陣堅實,等待不明究裡的對方自投羅網的,以虞待不虞勝;

以逸待勞者,勝。不戰而屈人者,勝。《老子》曰:「自知者明。」

進可攻退可守,以逸待勞者勝;不正面迎戰,也能使對方知難而退者,誠不戰而屈人之傑作。。因此,老子說:人能自知,事理自明。就是這個道理。

審局篇第七

夫弈棋布勢,務相接連。自始至終,著著求先。

圍棋的佈局很重要,必須手手連貫,著著求先。

臨局交爭,雌雄未決,毫釐不可以差焉。

戰鬥尹始,何方有利尚未可知時,任何一手棋都不能掉以輕心。

局勢已贏,專精求生。局勢已弱,銳意侵綽。

局勢對自己有利,判斷可勝時,要詳細檢視盤面,儘早補強相對薄弱的棋。若形勢不利,則應考慮大膽的侵略手段。

沿邊而走,雖得其生者,敗。弱而不伏者,愈屈。躁而求勝者,多敗。

沿邊而逃,就算作活了棋也會輸。局勢已顯薄弱,還要胡亂用強,情勢會變得更糟。獲勝需要時間的,慌慌張張急於求勝的話,理智漸失,算路不清,多半輸得更快。

兩勢相圍,先蹙其外。勢孤援寡,則勿走。機危陣潰,則勿下。

我方勢單力薄又乏援兵的情況下,想單獨直接地逃出,是會遭到不測的。

是故棋有不走之走,不下之下。

所以說,下棋要懂得「不走之走,不下之下」的道理。換句話說,孤棋、險棋最好不要直接逃,要利用以攻代守的手段,技巧地逃出,或攻對方缺陷順勢補強己方,才算是高招。

誤人者多方,成功者一路而已。能審局者多勝。

圍棋只要贏一目就是贏了。精於形勢判斷,又不貪不受誘惑者,勝率會比較高。

《易》曰:「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。」

正如易經所說:「窮則變,變則通,通則久。」

度情篇第八

人生而靜,其情難見;感物而動,然後可辨。

人若沈默不語,則無由得知其感情,一旦受事物感染開口說話,就能知道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。

推之於棋,勝敗可得而先驗。

圍棋有手談之稱,從著手取向就可看出勝負走向。

法曰:夫持重而廉者,多得。輕易而貪者,多喪。

自重不貪者,常會有意外的收穫;輕薄而愛占人便宜的,早晚會惹來殺機。

不爭而自保者,多勝。務殺而不顧者,多敗。

不主動發起戰鬥,有圍空觀念的人經常會贏,務殺不顧的多半不會得逞。

因敗而思者,其勢進;戰勝而驕者,其勢退。

局部失利而不失鬥志者,能夠逐漸挽回形勢。一旦有戰果即自滿無狀不知惕勵的人,會逐漸喪失優勢的。

求己弊不求人之弊者,益;攻其敵而不知敵之攻己者,損。

對手出招時,先想自己的弱點,再想對方有無過強,建立這種思維程序,才能得到好結果。一心只求攻擊對方,而不提防對手之反擊者,經常會鑄成大錯。

目凝一局者,其思周;心役他事者,其慮散。


對局時,必須能夠專心一致,才能將全盤變化算得透徹;若有他事牽絆,一旦注意力分散,棋就下不好了。
 

行遠而正者,吉。機淺而詐者,凶。

運子光明正大,沒有非份之想,則前途大吉;倘若心機短淺,希望對方下錯,前途必是兇險。

能自畏敵者,強。謂人莫己若者,亡。意旁通者高,心執一者卑。

敬畏對手,步步為營者強;輕視對手,心生驕縱者,恆遭失敗。一手棋的影響力能遍及全局才是最高招,固執於局部而不知變通者,絕對無法成為高手。

語默有常,使敵難量。動靜無度,招人所惡。

對局中沈默不語,常使敵人高深莫測;說三道四,最惹人厭。

《詩》云:「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」

詩經上說:「察其言,觀其行,就知道一個人在想什麼了。」

 

斜正篇第九

或曰:「棋以變詐(ㄓㄚˋ)為務,劫殺為名,豈非詭(ㄍㄨㄟˇ)道耶?」

有人說,圍棋專門設陷騙敵,劫殺求勝,所以不是正道的遊藝。

予曰:「不然。」《易》云:「師出以律,否(ㄆㄧˇ)藏(ㄗㄤ),凶。」

個人深不以為然。易經說:「出兵必須軍紀嚴明,有賞有罰,否則會造成傷害」。

兵本不尚詐謀,言詭道者,乃戰國縱橫之說。

行軍打仗本來是不用詭詐計謀去對付敵人的,設計欺敵乃戰國時代縱橫之家的外交手段。

棋雖小道,實與兵合。故棋之品甚繁,而弈之者不一。

圍棋雖是小遊戲,卻頗合用兵之道。兵有王者之兵,有戰國之兵。故棋有上品之棋,也有下品之棋。

得品之下者,舉無思慮,動則變詐。

下品之棋,不謀正路,就想矇騙對方,

或用手以影其勢,或發言以洩其機。

或比手劃腳,或出言干擾,企圖分散對手的集中力。

得品之上者,則異於是。皆沉思而遠慮,因形而用權。

上品之棋,全神貫注思前慮後,因應局勢變化臨機制宜。

神遊局內,意在子先。圖勝於無朕,滅行於未然。

心無旁騖,唯思搶佔先機,攻敵不備,求萬全之策。

豈假言辭喋(ㄉㄧㄝˊ)喋,手勢翩翩者哉?

這那是靠喋喋不休、舉止無禮之詐謀而圖僥倖于于萬一者所可同日而語?

《傳》曰:「正而不譎(ㄐㄩㄝˊ)。」其是之謂歟(ㄩˊ)?

古人說:「做人做事要光明正大才會成功。」指的不正是圍棋嗎?

 

洞微篇第十

凡棋有益之而損者,有損之而益者。有侵而利者,有侵而害者。

棋之道,深遠幽隱,莫衷一是。有先棄子而得利的場合,也有因貪利致形勢受損的場合。侵略敵地因而獲利的有之,因而遭損的亦有之。

有宜左投者,有宜右投者。有先著者,有後著者。

左投、右投;先著、後著;皆當因時制宜。

有緊嶭(ㄜˋ)者,有慢行者。粘子勿前,棄子思後。

有的情況可以連扳,有的情況只能長。粘要從根部粘,棄子之後也有脫骨等等的棋。

有始近而終遠者,有始少而終多者。

征子看遠不看近。出棋就要設法減少損失。

欲強外先攻內,欲實東先擊西。路虛而無眼,則先覷。

問應手的辦法,能強化我方外勢,或遠到間接補棋之效。危棋求活要設法利用對方的缺陷。

無害於他棋,則做劫。饒路則宜疏。受路則勿戰。

不能有劫必爭,劫材多才能開劫。讓子要到處丟,被讓要避免戰鬥。

擇地而侵,無礙則進。此皆棋家之幽微,不可不知也。

不是能打入就打入,要看地方和時間點的。以上是棋家不可不知的精妙著法。

《易》曰:「非天下之至精,其孰能與於此。」

誠如易經所說:「若非天下之精英,很難下到這個水平的。」

名數篇第十一 

夫弈棋者,凡下一子,皆有定名。棋之形勢、死生、存亡,因名而見。

圍棋的每手棋都有它的名字,說個名字,棋家就知道現在的情勢如何,或面臨什麼問題,要用什麼手法對應。

有衝,有斡(ㄨㄛˋ),有綽(ㄔㄨㄛˋ),有約,有飛,有關,

圍棋的手法,有衝、有挖、有伸腿、有扳擋、有飛、有跳、

有劄(ㄓㄚˊ),有粘,有頂,有尖,有覷(ㄑㄩˋ),有門,

有收氣、有粘、有頂、有尖、有瞄斷、有門封、

有打,有斷,有行,有立,有捺(ㄋㄚˋ),有點,有聚,

有叫吃、有斷、有長、有立、有扳頭、有點眼、有聚殺、

有蹺(ㄑㄧㄠ),有夾,有拶(ㄗㄚˊ),有嶭(ㄜˋ),

有一間跳、有夾、有攔逼、有連扳、

有刺,有勒,有撲,有征,有劫,有持,有殺,有鬆,有槃(ㄆㄢˊ)。

有剌、有虎、有撲、有征、有劫、有雙活、有提、有用鬆、有盤渡。

圍棋之名,三十有二,圍棋之人,意在萬周。

圍棋手法名稱有32個。下圍棋的人,面對千變萬化的棋局,

臨局變化,遠近縱橫,我不得而前知也。用行取勝,難逃此名。

總是能夠通權達變,鬼神莫測,但跳脫不出這些手法。

《傳》曰:「必也,正名乎!」棋之謂歟?

子曰:「必也正名乎!」圍棋是不是也這樣呢?

 

品格篇第十二 

夫圍棋之品有九。一曰入神,二曰坐照,三曰具體,四曰通幽,

圍棋棋力高下分成九等。上上等曰入神,能明天機;上中等曰坐照,棋差半先,不思而得;上下等曰具體,棋差一先,兼眾人之長;中上等曰通幽,棋差二子,精究能造妙;

五曰用智,六曰小巧,七曰鬥力,八曰若愚,九曰守拙。

中中等曰用智,棋差三子,智深始明;中下等曰小巧,棋差四子,以巧勝人;下上等曰鬥力,棋差五子,以戰止戰;下中等曰若愚,棋差六子,形愚卻堅;下下等曰守拙,棋差七子,守拙使敵無所施。

九品之外不可勝計,未能入格,今不復雲。

九等之外,多不勝舉,又不能自成一格,就不談了。

《傳》曰:「生而知之者,上也;學而知之者,次也;困而學之又其次也。」
入神、坐照、具體,如論語所說,生而知之之棋也。通幽、用智、小巧,如學而知之之棋也。鬥力、若愚、守拙,如困而學之之棋也。

雜說篇第十三 

夫棋邊不如角,角不如腹。約輕於捺,捺輕於嶭。

懂勝負的人知道,邊不如角,角不如腹。「扳擋」的威力輕於「扳頭」,「扳頭」又輕於「連扳」。

夾有虛實,打有情偽。逢綽多約,遇拶多粘。

夾有虛夾實夾,打有真打假打。逢扳必擋,逢撲多提。

大眼可贏小眼,斜行不如正行。兩關對直則先覷,前途有礙則勿征。

大眼吃小眼,斜飛不如跳,對跳宜先剌,征子宜少用。

施行未成,不可先動。角盤曲四,局終乃亡。

時機未熟,不可妄動。盤角曲四,局終乃亡。

直四扳六,皆是活棋,花聚透點,多無生路。

直四扳六,皆是活棋。點眼聚殺,多無生路。

十字不可先紐,勢子在心,勿打角圖。

角隅的扭斷不好,讓子棋不要給對方外勢。

弈不欲數,數則怠,怠則不精。弈不欲疏,疏則忘,忘則多失。

下棋不要熬夜,也不要想太久。

勝不言,敗不語。振廉讓之風者,君子也;起忿怒之色者,小人也。

贏了不自誇,輸了不罵人。君子知恥故謙遜,小人好貪故易怒。

高者無亢,卑者無怯。

高手不能驕,低手不能怕。

氣和而韻舒者,喜其將勝也。心動而色變者,憂其將敗也。

心平氣和者將勝,臉色難看者將敗。

赧(ㄋㄢˇ)莫赧於易,恥莫恥於盜。妙莫妙於用鬆,昏莫昏於複劫。

悔棋最丟人,偷子最可恥。鬆手法,意妙;打劫,意少。

凡棋直行三則改,方聚四則非。

爬四手不好,方聚四也難看。

勝而路多,名曰贏局;敗而無路,名曰輸籌(ㄔㄡˊ)。

路多勝,反之敗,敗者要給贏者籌碼。

皆籌為溢,停路為芇(ㄇㄧㄢˊ)。打籌不得過三,淘子不限其數。

籌碼相等,棋逢敵手。路數相當,就算和棋。籌碼不過三,數子數到底。

劫有金井、轆(ㄌㄨˋ)轤(ㄌㄨˊ),

打劫碰到三劫、雙劫的話,

有無休之勢,有交遞之圖。弈棋者不可不知也。

或循環提或提來提去,分不出勝負的。下棋的人應當知道會有這種狀況。

凡棋有敵手,有半先,有先兩,有桃花五,有北斗七。

下棋的對手,可以是分先,也可以是半先,就算讓二三、五子、七子也行。

夫棋有無之相生,遠近之相成,

下棋可以無中生有,也可以有中生無。有攻近顧遠,也有攻遠顧近的。

強弱之相形,利害之相傾,不可不察也。

強弱是對照的,有利也必有害,不能不懂這個道理。

是以安而不泰,存而不驕。安而泰則危,存而驕則亡。

所以說,下棋的人無放肆驕矜之心,才得以常存久安,安抵終點。

《易》曰:「君子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。

易經說:「君子懂得居安思危,轉危為安」。

 



Apycom jQuery Menus